欢迎您访问国际能源网!
客服热线:400-8256-198 | 会员服务 | 广告服务 |

国际燃气网

燃气行业专业的门户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国际燃气网 » 行业要闻 » 燃气观察 » 正文

天然气能当美国能源老大多久

国际燃气网  来源:中国煤炭网  日期:2018-01-29
    能源界的竞争十分残酷,在美国,曾经拥有绝对权力的煤炭被夺走“王位”,现在掌权的是天然气。天然气储量丰富、价格便宜,它不仅让煤炭失去了霸主地位,而且也强力压制着其他能源。
 
  有人预计,美国的天然气储量足够满足该国未来200年的能源需求。
 
  然而,天然气也不是完美无缺的,尤其是在环保主义者的眼里。加利福尼亚州快速变化的能源结构也许就给出了一个提示??天然气的“王国”离固若金汤还相去甚远。
 
  天然气革命
 
  1986年,天然气发电量仅占美国发电总量的10%,而到2016年,这个数字上升到了34%。美国能源情报署最近预测,明年,天然气发电量将超过燃煤发电量6个百分点。
 
  这些年天然气生产领域都发生了哪些变化?
 
  生产商已经可以通过水力压裂法和水平钻井技术在包括得克萨斯州的巴尼特页岩区(Barnett)、宾夕法尼亚州的马塞勒斯页岩区(Marcellus)以及俄亥俄州和西弗吉尼亚州的部分地区开采页岩气了。
 
  几年前,美国还需要从其他国家进口天然气来满足其需求,而现在,美国生产的天然气不仅可以自给自足,还能出口到墨西哥等国。
 
  供应量的增加推动天然气价格下跌。2003年至2008年期间,天然气价格一度达到每百万英热单位14美元。自从水力压裂法大行其道,天然气平均价格已经降到每百万英热单位不到3.2美元。
 
  价格的下降也是公用事业公司使用天然气作为发电能源的重要原因之一。一方面,使用天然气发电能够做到在短时间内迅速增加发电量;另一方面,天然气的污染物排放量只有煤炭的一半左右。
 
  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兼能源专家弗兰克?沃拉克(Frank Wolak)表示:“过去30年,能源领域最具有意义的变革就是非常规的页岩气的兴起。毫无疑问,如果没有页岩气的出现,我们会燃烧更多的煤炭。”
 
  对其他能源的影响
 
  即使是大型石油公司也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天然气上。例如,英国石油公司(BP)计划到2021年完成16个新项目,其中有12个是天然气而非石油项目。
 
  柴油也受到了天然气的冲击,越来越多的城市正在将大型客车(如公交车)从烧柴油改为烧天然气。
 
  廉价天然气给核电也带来了沉重的打击,挤占了核电的份额。彭博新能源财经研究发现,现在美国有超过一半的核反应堆都处于亏损状态。
 
  加利福尼亚州最后一座处于运行中的核反应堆黑峡谷反应堆(Diablo Canyon)计划于2024年关停。
 
  根据加利福尼亚州能源委员会的数据,圣欧诺福核电站(San Onofre)2012年1月因发生泄漏而永久关闭后,天然气发电量在加州发电总量中的占比从2011年的45.4%猛增到了2012年的61.1%。
 
  可再生能源兴起
 
  包括太阳能、风能等在内的可再生能源价格的下跌促使加利福尼亚州的政策制定者积极地将可再生能源纳入该州的能源结构中。
 
  根据能源委员会的最新数据,2016年加利福尼亚州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占比达到了27.9%,这一数字几乎是2009年的2倍。
 
  与此同时,人们通常将风能、太阳能的增长与天然气联系在一起,原因是风能和太阳能具有很大的间歇性,而天然气可以作为备用能源来使用。风能和太阳能发展得规模越大,需要的天然气也越多。
 
  斯坦福大学天然气倡议组织主任马克?左柏克(Mark Zoback)表示,天然气与可再生能源之间并不是有我没你、有你没我的关系。
 
  左柏克称,从长远来看,未来的能源市场是可再生能源的天下,但是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充足的天然气供应量将帮助实现这一转变。
 
  反对声音一直存在
 
  环保主义者一直对天然气持反对意见。
 
  尽管比煤炭清洁一些,但是不管怎么说,天然气也是化石能源,也会产生污染。天然气的主要成分是甲烷,有些人担心天然气发生泄漏会严重污染空气,因为等量甲烷的温室效应是二氧化碳的30倍。
 
  加州环保局局长丹?雅各布森(Dan Jacobson)说:“如果将环境因素也考虑进去的话,天然气并不是那么理想的能源。”
 
  在加利福尼亚州,越来越多的学者认为天然气在该州能源结构中所占的比重太大了。
 
  去年的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加利福尼亚州的电力过剩情况越来越严重。据估计,到2020年该州的电力生产量将比实际使用量多出21%。
 
  来自圣地亚哥的工程师比尔?鲍尔斯(Bill Powers)表示:“我们建造天然气发电基础设施的速度是如此之快,以至于我们可以完全停止使用太阳能和风能,而且不会遭遇间歇性能源带来的停电问题。”
 
  鲍尔斯表示,天然气的支配地位并不十分牢固,最主要的原因是可再生能源价格下降得太快。
 
  “如果几年后,你可以以每兆瓦时25美元的价格从太阳能发电场购买电力,而天然气电力的价格是每兆瓦时35美元,你会选择买哪个?光从价格的角度来考虑,就会有越来越多的太阳能发电场出现。即使那些本来对绿色能源不感兴趣的州也会算这笔账。”鲍尔斯说。
 
  不过,左柏克对此持不同看法。
 
  “我觉得至少未来20年天然气的消费量还会处于增长的局面。不过再过40年或者50年情况可能就不一样了。”左柏克说。
国际能源网微信公众号二维码
搜索更多能源资讯